Michael:微软的设计—爱,方式,包容,创意

分享至:
收藏

免费

20636人看过

在2016国际体验设计大会上,微软美国总部首席设计官兼副总裁Michael Gough先生作为13名主讲嘉宾之一,向3000名听众分享了微软的设计:爱,方式,包容,创意。本段演讲Michael重点讲述,设计学科从最早期的生产材料和用户界面逻辑,到定义产品的”Keeper of the Faith(特指执着的用户价值守护者)”,设计师自然的角色转变影响了各行各业,微软是如何看待这些趋势,以及为何创意是创造下一代产品体验的核心能力。


精彩观点节选

· 要投入一个产品,就要用心去设计这个产品,如果设计师在设计产品时都没有爱,怎样期待消费者热爱你的产品呢

· 对于残障人士,我们有了新的创意就可以帮助他们,让他们享受到跟普通人一样的便利。这个就是我们所说的,用爱去包容他们

· 大家都用同样的方式来思维,我们就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如果每个人都能拿出自己的创意,当所有的创意集中在一起,就变成了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

· 什么叫创意呢?创意就是当你没有办法触达到终点的时候,你用一种方式引导到终点,然后优化,这种优化可以是代码、可以是产品、可以是技术


听众重点获益

· 基于爱的设计,如何给我们的生活、工作乃至人类带来改变

· 什么样的解决方案才是最好的,如何去找到这样的解决方案

· 设计应该具有包容性,那么,应该如何去为边缘人群服务

· 我们不能依靠同样的思维来解决所有问题,应该如何培养创造力


现场图文实录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大家。虽然看不太清,但是曾经堕入爱河的请举一下手。很好。那么那些没举手的可能就不太听得懂第一部分了。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很幸运,和很多很棒的团队和公司合作过。我一直觉得他们雇我是一个错误,但是我也随他们去了。我一直在想的一件事,就是不同团队之间的区别。包括制作很棒的产品的团队,制作还可以的产品的团体,和做出一些垃圾产品的团体。老实说这三种团队我都参与过很多次,但是我还是享受这个过程。

提到这些队伍的特点,其实并不在于成员的天赋,也不是他们工作的效率,甚至和公司的能力都没有关系。他们的区别是一些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就让我们来谈谈这种东西。

第一样是爱。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当你们堕入爱河的时候,你们会找一堆便利贴写满对方的不同性格特点吗?你会不会刻意去分析对方够不够强大,够不够聪明,或者够不够好看?你会不会对他们进行大量的分析,从数据上仔细比较六个对象,然后再挑一个最好的?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爱很有趣的一点就是它即是自发的,也是人为的。要理解我们为什么会爱,为什么不爱又是很困难的。但是爱是相互的,获得爱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给予爱。这一点对现在的公司很重要。每个人都想自己的产品有粉丝,每个人都想用户喜欢自己的产品。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如果你在创造产品的时候往产品里投入了足够的爱,就一定会得到回报。

这听起来有点奇怪,但是我们还是来聊聊这个。我在一家公司工作,这不怎么会激发一个人对公司的爱,我们的产品已经诞生很久了。我们的工作方式很久之前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产品也已经更新了很多代。我们也投入了很多。但是有趣的一点是我们每个人都在想,我们是不是和客户有真正的联系,我们是不是创造了爱。

表达爱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写一首诗。我将会给你们读一首诗,这是我们的一个客户写给我们的:

“躺在爱的表格

数据化为诗歌

单元格相融合

在你以文字环绕我的时刻

过滤出我们最好的位元

无悔地归整我们的数据

因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是你给了我形式和功能

让我们因公式而雀跃

肃穆的数据得出表格

我会把你每一行都对齐

你能把我每一列都清零”

谢谢大家。很明显这首诗不是我写的,但是我尽量把它的感情表达出来。有一件事很有趣,由于种种原因,Excel和它的客户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而且有了至少一整代人的支持。他们的队伍,他们的力量以及他们往产品中投入的一切都激发了客户对产品的爱。

那么让我们把话题从爱本身转移到爱的一些特点上面。如果你不能在一张电子数据表里创造爱,如果你不能从数据上看出一个人会不会爱你,那你该避免怎样的行为呢?不光是解决问题,你不能揪这一个小小的成分不放,然后只是保证产品还能用就行。这样的事我也尝试过一两次,有人投诉这一点,我就去改;有人投诉另一个地方,我又去改。但是这不会激发客户的爱,只能够让我变成一个打杂的。

如果你是这样做你的产品的,如果你只是一味地解决问题,如果你没有在产品里投入情感,那么你的产品不会走得太远。有一个作家,Wendell Berry,他经常谈及模式。这一点挺有意思的,因为他让我想起了人与人的关系,它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所有事物之间的联系。他创立了一系列原理,这些原理非常值得我们去思考。

第一个是,如果你想理解你正在做的事情背后的原型,你展示给你顾客看的东西背后的原理,你必须先学会创造出恰到好处的解决方案。没有人是一步登天的,对吗?你必须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向上,所以为了能够得到,那个恰到好处的方案,你必须得接受限制。

我们这个群体里,经常有人会想弄出一个最宏大,最华丽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但是其实一个简单而更优雅的方法却能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你必须保证每次你解决问题的时候,不会有新的问题出现,这是我们工作时面临的另一个有趣的挑战。我们可能会在创造和修补一个东西的时候毁掉很多别的东西。

最后一点就是你必须考虑到所有这些原型都是相互联系的。微软创造了很多产品,很多很多产品,我们的产品不仅面向Windows用户,还面向安卓和苹果的平台,我们必须保证他们都可以用,内容是一致的,保证他们与原型是紧密联系着的。我们不能在使用其他媒介的时候被自己关于产品的想法冲昏了头脑。

关于爱的下一点,就是博爱。微软如果仅仅和一两个用户有很好的关系是不够的。我们要和几十亿人都联系起来。让我们想想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而我们正视为这样的差异而创造着我们的产品。我们把它称为包容性设计,我们想把所有人都考虑进来,我们想为七十亿人设计,但是这很难做到。一次就把所有人考虑进来有点让人不知所措,所以我们从边缘人群开始着手。我们并不是这样想的第一人,对这个想法我们感到很兴奋,不是因为我们想到了,而是因为它真的有用。

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在19世纪,有一个很会发明的人,他的爱人;我们不停地提到爱;他的爱人是个盲人,所以很难和别人沟通,所以他创造了世界上第一台打字机。我们还不知道那个打字机长什么样,没人找到那台打字机,但是有人找到了他们的情书。另外一个例子是Vint Cerf,他很出名,因为他发明了互联网。人们发现,他之所以会着手于别人创造的原型,只是为了帮助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是个聋人,他后来发现他自己也有听力问题,他并没有想着发明一个东西然后引发技术界翻天覆地的革命,他只是想和妻子沟通。

我们做的事情没那么伟大,但是我们正在努力。我刚刚坐着的时候也在尝试,我们在开发一个翻译应用,通过这个应用我们能够跨过语言障碍进行沟通。这对聋人而言也是十分有用的,因为在我讲话之后它能够自动把语音转换为文字,所以这是一个很强大的工具,能够惠及所有人,尽管它是从一个关注点开始的。

说起障碍,你可能会想到面临着不同挑战的人。这些挑战也许没有残疾和病患那么严重,而是视情况而定的一些挑战。其实我们总会遇到一些问题。如果你为盲人设计了一个软件,那么在特定情况下看不见东西的人也能用到这个软件。如果你为失去一只手臂的人设计,那么这个软件对一个抱着宝宝或者一只手捧着杂货的人也很实用。每次你考虑到这些情况的时候,你都能够想到一个解决方案,一个很多人都能用到的方案。

微软有一个与之对应的工作流程,这就是它的步骤。我会快速读一下,因为读一遍比背下来简单多了。首先是关注导致了部分人被排除在外的一些障碍,密切关注被排除在外的人们,利用他们,关注他们为了适应生活不得不发展的一些特殊技能,并且为之思考解决方案。尝试创造人性化的方案,帮助他们面对挑战。然后利用从他们的经历中学到的东西尽可能惠及更多的人。这一点从很多方面都让我联想到爱,因为正是这种同理心使得你去与有需要的人接触,并且为其他人也献出自己的力量。

想要在微软做到这一点,实际上在哪里想做到这一点,都需要广阔的多样性,需要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思维方式。这是我没有提前准备的内容,微软有一项新的计划,我们在面试的时候会寻找面试人有没有自闭症的痕迹。不是说我们不想我们的团队里有自闭症的人,实际上正好相反。一般来说,在人们的日常交流里都会很抵触因为自闭症而面临着社会挑战的人,在微软则完全相反。我们想方设法能够接纳这些人,他们不仅有着特殊的需要,更有着特别的才能。我们之前提到过模式识别。实际上有自闭症的人在模式识别上有着过人的天分,所以我们希望公司里能有这样的人。

爱,模式识别,尤其是包容性设计对我而言最特别的一点就是它们是我设计的重要原因。我不知道你们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有没有过这样的迷茫,但是我记得二十年前我在思考人生的时候问过自己:为什么我要做设计师?我帮人们设计,让东西变得好看些,或者用起来感觉好一些,那他们就算不需要也会买。后来随着事业发展,变成了我们在帮公司创造巨大的财富,让我们杀出一条血路!而现在的想法能够让我用自己的技能,用设计团队的技术满足更多人的需求,使全世界不同的人都能够接触和帮助其他人。这是我进行设计一个更好的理由,我也为此感到很激动。

最后一个话题,我们快速过一下。这个会议室里的很多人都很有创意,有时候我们的创意会被人误解,而创意又涵括了,我们之前提到的全部内容。实际上我们经常和创意不如我们的人共事,这不是他们的错。因为创意不是学校里会教的东西。消极一点地说,我们的创意是被赶走了。但是对那些拥有跨国公司的人,对那些有庞大资金的人而言,有一点非常非常重要:他们总是希望从一些他们也能够马上理解并且未来一片光明的产品入手,这种想法带来的挑战就是我们既创造了很厉害的产品,却也带来了很多问题。而且我们不能用制造问题的那种思维来解决问题。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听起来很厉害,其实那是爱因斯坦说的,他肯定比我聪明多了。

有两种最主流的逻辑思维方式,易于理解并且为几乎所有人使用。第一种是演绎法,从逻辑的假设开始,最终推导出一个合理的结论。另一种就是归纳法,从一些你了如指掌的前提开始,最终得到一个合理的结论。其实还有第三种,学校基本上不会教,但是维基百科上有,证明不是我编出来的。第三种就是逆推法。逆推法就是从你希望能够实现的东西开始,并且找出可行的实现方法,我觉得这就是设计师的思维方式。逆推法的好处就是,当你利用演绎法和归纳法的时候,你只是盯着某一棵树,而忽略了整个森林。但是逆推法就是关注整体的,也就是从整体开始,然后进行逆向推理。其实我们不得不这么做,也不得不采取这样的思维方法,如果我们想为我们所生活的如此复杂的世界而设计方案的话。它既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也是符合逻辑的。

实际上所有的产品都会经历这几个阶段,我们的行业也会经历这些阶段。以前洗衣机真的只会洗衣服,现在的洗衣机还能播音乐,让你觉得洗衣服不那么无聊。洗衣机的发展也经历了很多,我就很喜欢我家的洗衣机。但是就我们的行业而言,它始于创造一个让我们开始写代码的环境,然后我们就会很努力地确保我们的代码是整齐有序,没有漏洞的。在有的地方,有的公司把写代码当作科学。

微软还在这方面努力着,我们尝试使我们的代码能够产生最好的用户体验。最全面的体验必定是与最多人产生联系的体验。当你开始优化代码的时候你会从最小的位元开始,你会想要把元素都分离出来,然后尽可能多地控制情况。但是如果你想创造美好的,有联系的体验,就必须从整体入手。好消息是在这些人里面,例如在座的你们,你们有这样的技能,你们也有着同理心,你们知道什么是爱,你们知道如何从全局入手,而且你们也将会为行业创造不可估量的价值。这对我而言,意味着这正是做设计师的大好时机。

谢谢!


适合观看本演讲的听众

· 产品经理

· 设计从业者

· 对创造产品有兴趣的人

免费

20636人看过
0人打赏

讲师机构简介

Michael Gough

Michael Gough

微软美国总部

首席设计官兼副总裁

Michael Gough是微软应用服务事业部首席设计官兼副总裁,他负责设计整合包含Office在内的各个事业部产品服务的一致性体验。他认为技术应该适应于它所服务的人——即通过体验设计去构建一种能提升人类创造力和进行高阶思考的人与技术的新关系。

Michael Gough是行业内知名的设计布道者,并提倡设计师应具备下一代的创造力。近20年,他一直在推动颠覆性的设计工作并引领技术创新。Michael于2015年2月加入微软,在这之前,Michael任Adobe设计副总裁,并带领跨学科的体验创造团队。他的职责包括领导Adobe的各条产品线,跨平台跨平台的产品体验,以及创造下一代的产品和服务。

国际体验设计协会(IXDC)是由20多家中国知名公司和大学联合支持在2010年成立的非盈利机构。向社会推广体验创新价值的理念是首要职责,搭建展示和交流的国际平台是重要任务。
工作宗旨在于:
一、提倡应用体验设计为企业和社会创造价值。
二、推广和表扬杰出的体验设计及人物。
三、教育相关的专业人员和社会大众,提升其专业能力与创新思维。
更多关注IXDC微信:ixdcorg
咨询电话:4000-2233-85

直播常见问题更多>>

  • 1、我如何观看直播课?

  • 2、直播课程结束后,还可以再学习吗?

  • 3、直播结束后,多久才能回看?

  • 4、我该如何与讲师互动?

  • 5、我可以在APP上观看吗?

联系客服

故障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