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的设计教育

1 课时 时长:29:26

分享至:
收藏

免费

2016年[设计教育再设计]第五届国际会议服务设计&社会创新分论坛,该论坛从服务设计与创新方向的设计出发,与参与嘉宾共同探讨怎样的课程才能更有效地传达服务设计与社会创新的核心思想。

在本段演讲中,来自德国赫尔梯行政学院的Sabine Junginger教授,发表了题为“Design Education for Public Servants"(公务员的设计教育)的演讲。演讲中,Sabine Junginger教授从人和政府决策的关系出发,分析了全新的以人为本的政策决策重要性,通过一些工作坊的实例,为我们强调了公务员设计教育的重要性。


重点获益

· 了解为何要进行公务员服务设计教育

· 如何用设计帮助公务员面对全新挑战

· 如何培养公共管理领域的设计思维


图文实录

我准备演讲的时候遇到了一些挑战,我一直在想我应该选取哪些课题来跟大家讲,把重点放在哪里。我们研究的范围比较大,而且很复杂,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则是设计研究者,设计实践者和设计教育者。事实上,我发现这几个角色都十分重要,而且有着内在的联系。我做研究的时候,有一个要考虑的点就是有的人仅仅是设计实践者,与理论的联系太少,不能理解类似于组织情景的含义。

那么我今天演讲的主题就是公务人员的设计教育。我们最近才开始从设计教育和设计研究的角度探索这个领域。要开始研究公务人员的设计教育,我们需要从政策开始入手。在政府公共部门,有三种影响政策的角色,一个是政策目的,一个是政策制订,一个是政策完善。长期以来,设计师对政策类的文字关注度都不够,当我们看这类文字的时候,有一点很有趣,它们不会提到人和服务,在最近五年这些公务人员和政府工作人员才开始讨论服务设计的需要,提升服务的需要和人的需要。

接下来,我们开始思考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可以看到,从政策目标到政策指定,我们处理的是所谓的政策变化,也就是改变政策;当我们从政策指定转向政策完善的时候,我们经常都要考虑一系列组织性的改变,因为这个过程中就涉及了公共组织以及政策制造者和公共管理者之间的交互。这个过程完成了之后就会带来社会改变,因为我们具有了政策目标,也就是我们想要得到的成果。

然后,当我们正确地对正确的政策,也即以人为本,对人有意义的政策进行完善的时候,我们就能见证社会发生改变。如果这个过程发生了错误,我们就会得到不同的结果。例如我们有一个好的政策目标,在政策上发生了一些改变,但是如果我们不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设计政策的过程上去的话,就有可能会得到一些不能引发良好的组织性变化的政策,从而得到错误的产品和服务,无法满足我们的政策目标。

这就是我工作的背景。我特别喜欢这张图片,这是一个德国女人设计的厨房,在1926年,她设计了第一套现代化房屋里的厨房。我总是会向政府的工作人员展示这张图片,在我和他们合作的时候,这就是我会给他们看的第一张照片。

他们一开始会感到困惑,然后我就会开始解释。首先,仔细看这个房子,它和设计是分不开的,这是一件设计作品。我们都会认同这是一个非常功能化的设计,然后我们可以开始讨论在这样的一个厨房里要怎么干活。我们可以讨论谁会在这里干活,这个使用者对这里又会有怎样的期望,然后我们可以把使用这个厨房的这个人和整个房子的结构结合起来进行讨论。

在1926年,这是一个为女性设计的厨房。设计的理念是科学有效的管理方式,时间和动态的研究,你在厨房里必须能够高效,快速,井井有条地工作。这个设计能够让女性在厨房里高效有用地做事情,一切都整洁整齐。这位女性和一个专家一起合作,这个组织里面是有这方面的专家的,但是这种专业知识不会超出这个厨房的范围,因为当一个女性离开这个厨房的时候她是十分整洁的,带着完美的食物,进入到饭厅这样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里,当然也是一个很好的环境,每个人都很享受食物。但是不会有人知道这个烘焙的过程是怎样的,饭菜是怎么做出来的,就算洋葱烤焦了也不会有人闻到,不会有人知道厨房里的混乱等等。这一切都应该局限于这个厨房里,别人都不应该知道。

这和在政府人员的工作原理有所类似。因为他们仅仅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他们应该能够独立工作,高效工作,不让别人看到他们工作过程的失败和混乱。他们应该在自己的位置上,完成自己的工作,然后给别人展示他们最好的工作成果。

这是另一个德国设计的厨房。看这张图我们可以知道,说起厨房的时候人们会有多么不同的概念。在这个图片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开放式厨房,在这样的厨房里怎样工作呢,我们需要怎样的技能呢,怎样的技能和知识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发挥用处呢,参与其中的人有哪些呢?

当你来回切换这两张照片的时候,你就能够很清楚地告诉政府工作人员他们目前的工作状态。这样的厨房概念是源于工业革命的,这暴露了当时的时代问题。当我们看到这张图的时候我们又会知道,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复杂的世界,我们不能只提出一个问题,而要能够同时共同面对不同的情况。

我要不停地切换ppt,希望大家能够跟上。问题是,如果你把在这种厨房里工作的人,放在开放式厨房里会怎么样?这就是很多政府面对着的问题。因为他们确实需要换种工作方式,市民越来越多,问题越来越复杂,挑战越来越多元,他们被迫换了一种工作环境,但是他们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因为他们所受的训练和教育都没教给他们这些。

这就是我们意识到的问题。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设计教育在全世界都很盛行,尤其是在欧洲。在公共设计范围,例如这个Mind Lab展,人们在强调对公共部门的设计意识和设计理解,也举办了工作坊,共同讨论如何进行公共背景下的设计。2014年还有一个OECD会议,第一次进行了让公务人员运用实际设计方法的工作坊,让他们对此开始有了认识。

现在各种设计的方法和方式都在发展着。而我自己,作为设计的实践者,参与者和教育者,我很好奇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我总是在问自己这几个问题:谁在教?教了什么?我们需要什么知识?我们作为设计师又如何参与其中,我们扮演什么角色?需要什么位置?

这个会议是今年三月份举办的,这是智利政府举办的会议。会议上智利总理进行了视频开场演讲,强调了政府对人们的重要性、人们能够利用政府的服务和政策等等。而estado futuro也是一个关于公共服务的工作坊,大概有三百人参加,其中大概70%的人都是公务人员,他们都想要改变自己发展公共事业的方式,改变他们工作的方式,寻找新的方法,得到更多这方面的教育。他们怎么获取这些知识呢?就是通过这个会议。

我觉得我们能做到的不止于此。我们也应该开始思考如何通过设计教育来推动这方面的需求。estado futuro是与Laboratorio Govierno其名的,Laboratorio Govierno就是智利公共创新工作室。我先解释一下公共创新工作室,这已经是一个很流行的词了,像其他流行语一样,例如设计思维,服务设计之类的。但是公共创新工作室的核心就是一个政府维持的空间,可以是地方级的,也可以是国家级的,但是重要的是是政府维持的,用来发展新的能够提升公共服务的实际研究以及想出新政策的新方法。

设计在这些工作室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因为设计原则是一种不同而且全新的方法,能够让他们知道到底应该如何走出他们所面临的情况,正如Ezio今天说到的,不再从组织的角度考虑,而是置身事外进行设计,但是又能理解如何和人们共同设计出正确,有意义且有用的政策和服务。

这样的会议在世界各地都进行着。最近德国有开这样一个大会,这个大会谈的是公共管理。但是当时这个会议竟然仅仅谈到了技术和科技。我觉得作为设计师,我们需要引起重视的就是说,这个会上有很多的管理咨询公司,这些公司都在讨论未来的政府和未来的国家和未来的公共管理,但是他们却在告诉人们,这只关于科技的事。作为一个设计师我觉得这很令人担忧。因为我们设计师也应该发出我们的声音,当然科技确实会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创新并不仅仅是科技方面的创新。当然德国的创新,总体来讲在全球做得还是非常不错的,我也没有特别惊讶,但是证明了这个领域有待深入。

我本人也参与到很多的这方面的开发,这里跟大家分享几个例子,其中的一个是全球外交实验室,它是一个德国的外事办等组织共同合作而成的,由BMW基金会等提供资助,但是最主要的组织者还是德国外交部。这个实验室的目标就是要培养一些年轻的外交官,这个外交官应该是在一个有实际作为的框架下来工作的。我作为一个设计实践者和教育者以及参与者,当然我也是非常讲求实践意义的。这批人都是非常聪明的,他们对于他们的事业都是非常重视的,他们学习非常努力,后来得到了非常好的职业和工作。最好他们进入到一个很高的层级或者比较高级的职位,比如说像外交官等等。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跟办公室外的人有过深入的联系和沟通,只想把自己的工作职位一步一步的晋升。这样的一个实验室的目标是什么?就是把这些人聚集在一起,让他们更加的去开阔眼界,同时要让他们学会彼此合作。

这其实就像刚才的那个例子,从老厨房到新的厨房,从一个空间的转变和方式的转变,这是这个实验室的目的。当然这并不是最为理想的场景,这样的方法有很多的劣势。你可以看到我还是参与到了这样的项目,因为我觉得积少成多,这最起码开启了正确的第一步。我重新设计了一遍这个项目,当时探讨的是移民问题,核心就是外交官如何应对这样的危机。

我们现在有难民潮的问题,这些外交官聚集在一起讨论这样的问题。因为德国有很多难民,最理想的状态,也很容易做到,就是带几个难民回来,或者到难民集中居住的地方去,但是这对于他们来说就很困难了,他们没办法真的做到这一步。不过他们能做到的就是直面这个问题,他们找来了这些国家的一些大使,例如来自叙利亚或者是土耳其、约旦的大使,他们都受到过影响。他们来到这个项目现场,告诉人们这个问题所在,并且问他们会如何反应。

我们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在办公室还原难民所处的状况,我对这个其实非常不满意,但是至少我带一群从来没有过接触这些事情的实战经验的人体验了一次,让他们参与到这些过程中去,让他们动手来解决这些问题,并且告诉大使们他们的答案,而大使们也会进行反馈。

另外一个关于提升设计意识和改变设计理解,并且向人们提出以人为本的设计方法的项目是在巴西开展的,我非常幸运,当时参与到了这样一个项目。它是巴西的财政预算管理局所组织的这样一个项目,巴西的财政预算管理局现在也设立了他们的公共创新实验室,目的是改变他们内部的工作方式,开发出一些新的培训的项目,还有一些新的教育的项目,想开发出一些新的切实的解决方案,能够解决他们面临的问题。

他们同时采取了两种方法,第一个就是建立一个创新实验室。建立这样一个创新实验室是很麻烦的一件事,要找到一些专家帮助你来判断你需要怎么样的能力,怎么样的技术,找到怎么样的人才,怎么样的资源,怎么样的基础设施,开启怎么样的项目去开始好的一步,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但是它本质上是一个很小的事物,因为它只是一个创新的空间而已。

巴西财政预算管理局其实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说有一个创新的团队,有一个创新的空间是很不错,但是我们要把这个小组与整个政府宏观上的各个部门都应该连接起来,否则我们的功效是非常有限的。因此我的建议也在于此,帮助他们开发出这样一个网络性的架构,把这个创新的工作渗透辐射到整个政府部门中去。

当我参与到这个项目中的时候,我还是利用图片来开始我们的讨论。因为这个问题对我而言是这样的:他们觉得网络就像做一个东西一样,他们需要一个网络,让我帮他们建立他们自己的网络。但是我很快意识到,他们想用老的管理方法来建这样的网络,也就是用现在组织的设计思维来建立一个新的网络。

我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就问他们,我说那我们看一下这幅图,这幅图是来自我的家乡的一幅图片,我当时是在巴西的狂欢节一周之后到的巴西。我说我们那里也有狂欢节,这就是我讲的网络的意义了。当时他们不很理解,我就说,你看一下这幅图片上的人,我们看一下这里面的参与者都是谁。我们想一下,你们里约刚刚结束的这个狂欢节,里约的狂欢节最早是怎么开始的?是不是有人告诉他们要去参与?是不是有人告诉他们说你要带哪些东西去参加狂欢节?还是每个人都被给予了一定的角色?

当然这里面还是有一定的结构的,当时管理局的人立马就意识到了他所理解的网络和我所讲的网络是并不一样的,因为他这个人本身并不是负责建立网络的人,他首先要理解的是参与者到底是谁,这里面的人都是谁,谁带来了什么东西。你所代表的这个职位是哪艘船,还有这个管理局又给网络带来了什么,然后我们才能开始讨论我们如何探索正在进行中的创新。结果我私下去拜访了有创新实验室的部门人员,和他们对话。每次讨论之后我都会问他们:“那么你之前已经和他们接触过了对吗?”“是的。”“和他们聊过天了?”“是的。”“那有什么新的事情出现吗?”“是的!”

在我们去之前,我们只会带上几个员工,我们会告诉他们我们是干什么的,想干什么,再问他们想不想参与。就像那个旧厨房,你在厨房里做好吃的,拿出去,希望人们能够享受你的厨艺。而新的厨房,也就是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是让人们参与其中,看看你在做什么,然后提出问题,研究如何合作。

其中一个成果就是司法部有一个叫“Hacking Bureaucracy”的小组,非常有趣,当我们去到那里开始讨论的时候,他们先告诉我们他们是做什么的,最后他们看着和我一起过来的计划部的一个成员说,你也要做一些改变,因为如果我们部门发生改变了,也仅仅止步于此,如果我们想把事情做成,必须保证你们也一起改变,这样我们才有成功的机会。这次结果很成功,不过时间问题我就不说太多了。

总之我们回到总部,和这个小组的领导开了另外一个大的会议,然后向他们回答了一些具体的问题,这个计划到底能做到什么,如何让其他部门也发生改变。这时小组的领导说,好,那就是我们也要建立一个创新小组,我们也要发生改变。他们这时候就很清楚了,他们得到了详细的计划,他们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发生改变,之前他们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始。这样的对话之后,他们就有了一个具体的计划,知道该怎么开始第一步。

快没有时间了,所以我快速过几张照片。这是后来他们举办的一些工作坊,有大概40个来自20个不同政府部门的公务人员参加。这是第一次让他们进行合作,让他们相互合作,了解到对方的工作内容是什么,他们之间怎样联系起来。这是让他们开始合作的前提。在工作坊的最后,每张桌子的小组都讨论了某些问题,并且在研究一个能够通过合作解决问题的方案。

给大家看一看他们具体在做什么。这个是我们实际的创新实验室的样子,八月份开始使用,它位于一个这样的建筑物,看到它你们可能会很惊讶,但是到时候我们会拿走所有的椅子,进行改造,来打造一个共同创新的开放式空间,而这个实验室位于一个学校,这个学校是巴西的全国公务员公共管理人学校,也就是说每一个巴西公务员在上岗之前都会到这个学校来。这也证明了设计教育和设计实践在这些地方也发挥着实质性的作用。

快没有时间了,我最后强调一下在这个领域进行设计思维培养的重要性。我在这里进行工作的时候觉得十分困难,其实支持这种努力的人是比较少的。支持的意思是高质量,有审美,有美感地完成这些内容。有很多人虽然按照方法来做,却在这个三天的工作坊里毁掉了很多东西。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一个在墨西哥进行的创新项目里,一个据说来自一个有名的大学的学者参加了三天的设计思维工作坊,实际上却毁了这个项目,至少对于好几个小组来说是这样。因为他们来的时候,计划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他们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们教的人也不理解整个过程是怎样的,就直接觉得他们已经掌握了设计思维,要开始应用了。他们把手头上所有的事情都停下了,然后完全脱离了他们的项目。

总之我们需要更多的设计教育,更多的设计研究。我认为在设计学校也需要有更有针对性的计划,来帮助公务员,公共部门和政策决定者来参与到这些话题中去。我们也非常需要设计教育和设计研究来让学生,设计师和设计实践者理解在公共部门进行设计的复杂性和内容。因为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完全不同。谢谢大家。


目标听众

· 设计师和设计教育者

· 产品经理及用研人员

· 管理者、创业者及投资者

· 设计爱好者和学生


关于[设计教育再设计]系列国际会议

该会议由无锡市人民政府、江南大学主办,江南大学设计学院、无锡市工业设计协会承办。国际体验设计协会IXDC等13家单位协办。共五届。

· 2012年:“范畴、方法、价值观”针对设计学科成为一级学科的背景,反思了设计学学科研究对象、实践方法和判断准则的定位问题;

· 2013年:“新领域、新问题、新对策”更多地从实践的角度探讨了设计思维在包括健康、服务设计、公共事务管理等诸多新兴领域的应用拓展,以及设计咨询服务自身的转型升级问题;

· 2014年:“哲学概念”明确地提出了哲学方法在理解设计领域复杂现象中可以发挥的抽象和理论构建作用。

· 2015年:“新现象基础:体验、策略、健康”围绕企业用户体验、战略策略、健康医疗等新兴共同话题或实践领域,用经验分享和学术抽象两种手段和现象学的方法,在探讨设计实践和设计教育新的理念和方法的同时,尝试将现象学的方法运用到实践升级和教育转型当中。

· 2016年:“精心设计的教育:经历、能力和理想”既是系列会议的收官之作,也是把会议从“设计教育”引向另一个主题的承上启下之作。

官网:http://rededu.jiangnan.edu.cn/

免费

0人打赏

讲师机构简介

Sabine Junginger

Sabine Junginger

德国赫尔梯行政学院

教授

德国赫尔梯行政学院教授

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前身为无锡轻工业学院造型系,始建于1960年。为中国现代设计教育办学历史最悠久的学院和全国最早成立设计艺术学科的高校之一,是中国现代设计教育的主要发源地、中国设计教育改革的先导和示范学院。
经过长期实践积累,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形成了优良的学术传统与平实求是的学风,注重艺术与科学的结合,追踪设计学科的国际前沿动态,注重跨学科的跨文化的教学研究与实践,建构起“交叉、融合”为鲜明特色的教学研究型的设计教育体系,形成以“工业设计”为核心、多个相关设计专业领域为支撑、鲜明特色的“大设计”教学和研究格局。培养了大批优秀设计人才和技术与学术骨干,为国家经济和文化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联系客服

故障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