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时代 设计及审美趋势变化

1 课时 时长:22:00

分享至:
收藏

免费

2016年[设计教育再设计]第五届国际会议课程设计分论坛,该论坛从设计类课程本身的设计出发,邀请了设计教育界的著名学者,发表了他们关于设计类课程设计的一些前瞻且独到的观点,为设计课程的编排提供了新概念,新想法。

本段演讲中,来自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的教授、DAAP副院长、同时也是前美国工业设计协会主席的Craig Vogel教授,进行了主题为“An Analog Professor in the Age of Ubiquitous Computing(数码时代里的一位‘前数码’教授)”的演讲。演讲中,Craig Vogel教授从历史的角度与我们探讨了设计以及审美的趋势变化,并利用他的GEIST因素概念发掘出历史与设计的内在关联,旨在让设计师意识到历史对于设计的重要性。


重点获益

· 从五类因素理解历史对设计的影响

· 设计师如何从历史中了解设计趋势的变化

· 设计师如何从历史中领悟设计的新想法


图文实录:

我们今天下午的演讲尽可能简短,今天语速可能也会比较快一些。今天这个主题非常有趣,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发现我的学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我们在文化上,我和我的学生之间产生了越来越大的距离。我是70年代上的大学,当时我和我那时候的教授也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非常理解现在我跟我的学生之间有如此大的差异,但是我经历的改变有所不同,因为美国的学生更加留心于政治,而今天的主题是围绕计算机能力展开。

我们来看一下,无论我们有没有深刻的体会,手机其实已经带来了巨大的改变,现在上大学的这些学生,他们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有这样的产品存在,然而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具有革命意义的产品。正是因为这个产品,让整个社会整个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它把我小时候的那些产品都融合在了一起,这是一个巨大的发展差异。

我今天的学生,很少人对于这上面的产品有了解。所以现在的学生和我之间有着很大的差距,就像我当年和我的老师有着巨大的差距一样,但是这个差距产生的原因是不一样的。我的时代是指针类型的,而他们是数字化类型的,但是我不介意自己曾处于那个时代,我把我的这种指针式的基础带到他们所在的数字化世界里去,他们有着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

今年我就64岁了,我突然想到在披头士乐队第一次唱这首歌的时候,我才15岁,当时不能想象64岁的我是什么样,你可以搜索一下这首歌,这是这首歌的歌词,歌词很有趣,它说我老了之后我的头发都已经稀疏,现在确实是这样一个情况,但是歌词也说到“你是否还会需要我,是否还会需要我,当我64岁的时候”,这句话非常深刻,我们却觉得理应这样。

当我年轻的时候,50岁以上的人对我们来讲根本无所谓,其实30岁以上的人我们也毫不在乎。当时年轻的时候我们根本不会考虑年老或者怎么样的。美国大部分人,64岁的时候就会退休了,会寻找其他的一些生活方式。这上面的歌词说,我能够随叫随到,去换保险丝,我的妻子可以在火炉边编织毛衣,我们周日早上可以一起出去踩自行车。所以那个时候,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人们认为64岁开始,人们就不会再做一些很重要的,很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很明显现在已经不是这样。我和这首歌描述的完全不一样,但是我还是想提提这首歌。

我今天的演讲主题就是历史,因为现在设计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我们该如何看待历史。因为大部分的社会都是向前看的,我们不知道要怎么样面对和处理历史。而在设计行业里,这就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80年代到现在的历史十分活跃,而且没有被很好地记录下来,所以比起对悠久历史的观念,我们也没有很好的近代史观。我跟我的学生说,大部分的历史都是him,his Story,都是从某个男性的角度出发,最近也有从女性角度记录的历史。我今天的主题也就是,你眼中的历史到底是什么?

我11岁的时候,虽然我当时不知道,但是美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工业设计学院提出这样一个课程的文件,但是这个课程被埋没了。这个工业设计师学院组成了美国工业设计组织,后来组成了我们现在所说的IDSA(美国工业设计协会)。这个课程的创造者是那个时代一些很有趣的人,但是这些人却在两个组织碰撞过程中被埋没了,我一直认为,我们现在的课程设计都远远赶不上当时的这个课程有远见。

如果你仔细看,可以看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人的名字,Arthur Pulos是美国设计史的开创者之一;甚至还有Victor Panpanek,他是当时社会发展领域的佼佼者。而且当时美国所有著名的院校的代表人都有参与到这个组织当中来,这是一个很强大的团队,里面也有一些很厉害的专业设计师。

这是当时这个课程的大纲,最令人惊讶的是这个课程的设计是以人为本的。这不是很有趣吗,在1963年就已经提出了以人为本的设计,这里都是围绕人的需求,人的能力和人的愿望所展开的。你也许不看好这个概念,但是我还是认为这个概念十分先进有力。我持有的这个文件也许是最后一份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副本在。

就像今天早上辛教授提到的,很早之前就有这样的远见卓识,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文件的存在,这个文件有着很深远的意义,却被历史所遗忘。

我的家庭很有趣,这是我祖父的家庭照片,右边是我奶奶,她是在纽约出生并长大的。这是我的曾祖父,坐在我祖母旁边,他是一个费城的石板家,在费城开一间平板印刷厂,每天都往返于公司与都柏林等地之间。

J.B.Doblin是我曾祖父在纽约开的一间男士服装店,一直经营到十年前,店址也变过很多次。因此我本人生长的环境和家庭环境,其实是有很多的与设计相关的背景存在的,但是都要我自己去发掘,因为没人告诉我这些,我的三个兄弟也毫不在乎。这是一个开在布鲁克林市中心的男士服装店,这是我的爷爷,站在领带柜台旁边,我本人也是非常喜欢领带,可惜今天太热了。

我是在纽约出生的,在布鲁克林区长大,我成长的环境和现在很不同,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我自己身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部分是因为我做了很多志愿者的工作,当时在纽约的一个学校,我周围有很多的医疗机构,还有监狱等等,都是一些照顾人们起居的机构。这些机构让我发现了现代社会的弊端到底在哪,不过在我们开始应用更加人性化的方法来应对人的心理和生活之后已经有所改善。

我对历史的热爱始于内战,自传,然后在我读研究生的时候,这本书问世了。所以我研究生读的是文科,但是因为Victor Papanek写的这本书提及了如何为现实世界设计,我也一直生活在现实世界当中,所以我毕业就直接进入了设计行业。设计没有为大多数人服务,这一点没有让我感到意外,我家里是三代同堂,所以我很清楚多代人共同生活这个话题,也很清楚老人们需要得到更多的帮助。这本书对其他设计师而言有开创性的意义,对我而言却更像一幅地图。

我们也提到了Herbert Simon,他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区分生活和爱好,这也是我们面对的问题之一,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问题。

在我和John一起写Creating Breakthrough Products这本书的时候,我重新提出了SET因素这个概念。后来在我教历史的某个时候,我决定把这个概念扩展出一个历史性的框架,于是就有了GEIST因素概念,这个名字出于geist(灵魂)这个单词。除了社会因素,经济因素和技术因素,我还添加了地理因素和理念因素。在仔细观察历史的不同阶段的过程中,你会开始意识到如果你能理解一段历史中的这几个因素,你就能明白为什么有的国家发生了这些事而别的国家没有。

然后我开始研究在现代设计的发展过程当中有哪些重要的影响因素。无论历史发展到哪个阶段,你拿出这张PPT然后理解这些因素,你就能理解发生了什么改变和这些改变发生的原因。我开始学习历史的时候就是利用了这两个框架,我用的这些关键词也能够准确抓住重点。其中Hegemony和Manifest Destiny这两点在设计的历史上并没有得到重视,但是国家是否怀有坚定的信念,是否觉得自己能够成为伟大帝国,领导其他国家,这种能力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这个国家能否比别的国家更早出现设计。

这是一个直截了当的历史阶段图,经过了我多年的修订。很多人都不知道,美国是少数由设计师成立的国家之一,有人可能会说我在纂改历史,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本杰明·富兰克林是个很出色的印刷师,平面设计师,他第一份工作就是印刷师,然后他才开始研究发明,再转向政府制度,最后才成为美国的建国者之一,在他的一生中都少不了设计。再比如说杰弗逊,他是一个建筑师,家具设计师,园林设计师,他还有自己的种植园。他是一个脚踏实地的物品设计师,美国每年都有杰弗逊设计奖评比。所以我们有两位国父都是和设计密不可分的。而美国宪法则是现代最有活力的书面设计作品之一,因为它为创新和世界上最多产国家之一的美国建立了框架。

让我们把话题转到亚伯拉罕·林肯身上,他在内战中的表现和设计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不仅保护了北方联邦,而且北方的生产力让美国能够得到极大的发展。他的成功让北方的生产力扩展到了全国,实现了美国的发展。我仔细研究了的美国内战期间兴起的企业之一,也就是在辛辛那提发展起来的。

当你深入了解它,你会发现在内战期间,北方联邦蜡烛和肥皂是由宝洁公司生产的,宝洁也由此从一个小公司发展为一间大型制造企业。有了这样的经济基础,宝洁后来才成为了日常健康护理行业的巨头,旗下有超过200亿的品牌。这全都有赖于它在内战时期从一个当地企业成长为了国际企业。

美国也受到了日本的影响,美国打开了日本的国门并且让日本的艺术和手工艺品变得世界闻名。有趣的一点是,虽然是美国开始了这一切,得到最多启发和好处的却是欧洲。当你研究莫奈的画作,你会发现有很多因素都启发了他的创作,其中之一就是对视觉的现代化的解释,也就是说我们的眼睛接受图像,经过大脑的处理之后才能成像。很多人不知道,莫奈是从科学角度去描绘光给我们的双眼投射的直接图案。他还在纪梵尼给自己建了一个小花园,并且用他余生的时间描绘这里的风景。有无数的作品画的都是这个他仅仅为了画画而建造的日式花园。

提到震颤教派,为什么震颤教诞生于美国?因为美国是一个可以自由做实验和测试的天堂,在英国就不可能这样。震颤教派始于一位女性,她想给移民们创造一个能够与他人和谐共处的机会。我跟我的学生说过,作为一个无性的宗教教派,每个参与者都不允许有性方面的行为。重点是他们开创的审美观念成为了现代设计最重要的审美观念之一,也就是极简的风格,材料本身就能够成为一种装饰,只有美国有这样的思想框架允许这样的设计发生,英国就做不到,所以Ann Lee离开了英国,去了荷兰,最后来到了美国。这样类似的事情不断地发生,美国才成为了孕育各种各样革新想法的摇篮。

而维多利亚这么辉煌的时期也只能发生在英格兰。维多利亚是在英格兰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个女王之一,她给英国带来的长时间的和平让英国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同时也避免了政治上的内乱。如果你留意在伊丽莎白女王统治下的法国你就会发现法国政府不稳定的原因就在于它会减缓法国的发展。

这是分崩离析之前的大不列颠帝国,这是它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国家之一,它建立于十九世纪维多利亚女王领导下的急速扩张。受到前面所说的GEIST因素影响,这期间大不列颠接触到了世界各地的产物,把它们带回自己的国家进行加工再卖出去。

英女王的领导力也是GEIST因素之一,这让英国成为了工业革命的发源地。在Umberto Eco的这本书里他描述了过去两百年间美的演化过程,我们可以发现美的定义发生着急速的变化。从十九世纪的维多利亚女王的美,到穆夏的画作的美,到二十世纪的名模崔姬之美,你就会知道美的概念演变得有多快,不同国家在不同时期都会受到不同因素的影响。

从维多利亚的丈夫阿尔伯特王子代表的男性美,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个电影里面的两个男性罪犯身上的男性美,你也能发现文化在美这方面的演绎以及对设计的影响。

看到新艺术运动,这个是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二楼,你会再次感受到艺术受到了各种各样不同来源的巨大影响。日本艺术影响了家具的设计,平板印刷跟日本的木板印刷很像。所有的这些影响因素累积起来,成为了一股强大的势力,推翻了拿破仑三世的统治,在法国大革命之后第一次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共和制的法国,给现代艺术提供了一个繁荣发展的舞台,这和英国的维多利亚时期发生的完全不同。穆夏这种感性的表达和其他艺术家的发展,使巴黎成为了艺术之都。

把注意力放到美国来,在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美国是世界上发明最多的国家之一,柯达第一次让每个人都能拥有自己的照相机,正如现在手机成为每个人必不可少的工具。你可以看见大家都开始照相,去照他们的日常生活,照一些人像,也反映出美国经济的发展,人们开始有自由的时间,他们开始去旅行,而美国也开始发展成一个消费者的社会。

早些时候我提到我和学生一起完成的一个学习任务,让学生学习历史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让他们自己去学习自己的家庭的历史。他们去采访自己的父母,祖父母甚至曾祖父母,年纪越大越好,把重点放在设计如何影响他们的生活上,你会了解到设计发展的速度,并且对于设计产生的影响能够有一套自己的理解。从产品,书籍,媒体,娱乐四个方面在不同时代的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处。这个任务给学生们的人生带来了非常深刻的影响,因为他们发现通过做这个作业,他们能够很清晰的看到不同时代的设计。

我最近做的另外一件事就是关注教孩子们读书的问题。现在的孩子们要学习的越来越多,他们更倾向于用电子产品学习而不是看书。我们把书分成了四类,然后给每个组分配一本书,让他们去跟不是设计专业的老师和学生等交流,告诉他们那本书讲的是什么。这是我选的一些书,每个组有一本书。他们要自己买这本书,因为现在很多人都不买纸质书了。这就是其中一本书,学生们通过这些方法让书的内容变得十分明了,不是设计师的人也能够更好地了解设计的影响。

这是一个尤其成功的例子,这个组解释的是一本叫做The World is Flat的书。他们解释这本书的方法十分成功。尤其这一页,解释了这四个要点。总共大概有四十本书,现在我知道所有书里面的信息了。

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我也经常这么跟我的学生说,就是历史是免费的,令人惊叹而又丰富的资源。因此我通过学习历史不断地提升自己,不断扩张自己的知识网,增加自己对事物的理解,包括对中国的理解。这些在现代历史里都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和体现。

我们应该如何让学生开始重视历史?如何让学生们知道历史的力量,知道历史能够催生新的想法,带来新的机会?这就是一个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目标听众

· 设计师和设计教育者

· 产品经理及用研人员

· 管理者、创业者及投资者

· 设计爱好者和学生


关于[设计教育再设计]系列国际会议

该会议由无锡市人民政府、江南大学主办,江南大学设计学院、无锡市工业设计协会承办。国际体验设计协会IXDC等13家单位协办。共五届。

· 2012年:“范畴、方法、价值观”针对设计学科成为一级学科的背景,反思了设计学学科研究对象、实践方法和判断准则的定位问题;

· 2013年:“新领域、新问题、新对策”更多地从实践的角度探讨了设计思维在包括健康、服务设计、公共事务管理等诸多新兴领域的应用拓展,以及设计咨询服务自身的转型升级问题;

· 2014年:“哲学概念”明确地提出了哲学方法在理解设计领域复杂现象中可以发挥的抽象和理论构建作用。

· 2015年:“新现象基础:体验、策略、健康”围绕企业用户体验、战略策略、健康医疗等新兴共同话题或实践领域,用经验分享和学术抽象两种手段和现象学的方法,在探讨设计实践和设计教育新的理念和方法的同时,尝试将现象学的方法运用到实践升级和教育转型当中。

· 2016年:“精心设计的教育:经历、能力和理想”既是系列会议的收官之作,也是把会议从“设计教育”引向另一个主题的承上启下之作。

官网:http://rededu.jiangnan.edu.cn/

免费

0人打赏

讲师机构简介

Craig M. VOGEL

Craig M. VOGEL

辛辛那提大学

教授

辛辛那提大学教授、DAAP副院长,前美国工业设计协会主席 Professor, University of Cincinnati, USA/Past President of the Industrial

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前身为无锡轻工业学院造型系,始建于1960年。为中国现代设计教育办学历史最悠久的学院和全国最早成立设计艺术学科的高校之一,是中国现代设计教育的主要发源地、中国设计教育改革的先导和示范学院。
经过长期实践积累,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形成了优良的学术传统与平实求是的学风,注重艺术与科学的结合,追踪设计学科的国际前沿动态,注重跨学科的跨文化的教学研究与实践,建构起“交叉、融合”为鲜明特色的教学研究型的设计教育体系,形成以“工业设计”为核心、多个相关设计专业领域为支撑、鲜明特色的“大设计”教学和研究格局。培养了大批优秀设计人才和技术与学术骨干,为国家经济和文化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Meia(美啊)致力搭建创意设计与时尚美学教育平台,与国内外顶级企业、权威机构和专业院校协作,为你提供海量优质在线课程和线下活动,聚集全球精彩的创意设计、交互设计、工业设计、服务设计、设计思维及时尚美学等类别的课程。通过不断打造实践型教与学模式,为你带来更愉悦的学习体验,助你在无边学海中乘风破浪!实现你内心那成为艺术家的梦想!

4000-223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