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教育者的角色和使命

1 课时 时长:31:56

分享至:
收藏

免费

2016年[设计教育再设计]第五届国际会议,以“精心设计的教育:经历、能力和理想”为主题,为国内外设计教育工作者和业界同行提供了一个报道先进教育成果、交流设计学科最新研究动态的平台。

在本次大会中,辛辛那提大学Craig Vogel教授,发表了主题为“i Profess”(我承认)的主旨演讲。他讲了各种各样的点子,重心又在教育上:我们的角色是教授,我们要教授学生,我们来自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学校,需要大家想一想自己的角色和使命。


重点获益

· 想成为一个好的教育者好的教授,应该怎么做

· 如何将教育与实践相结合,进行设计教育创新

· 如何以设计驱动工作,让不同的学科进行合作

· 毕业生创业应该具备哪些理念,如何推动设计


图文实录:

大家早上好,非常荣幸,过去的五年被邀请参与我们这一系列的国际会议,而且也做了几次的主旨演讲。去年我的主旨演讲也做了,今年也是做这次的主旨演讲。因为其实大家都提到的一点,刚才也提到了,我们都是设计师,都是设计教育者,而且这个会议我是想跟各位分享一下我个人在教育领域的一些经验和经历。

我是一个教授,我作为教授也很多年了,我也面临过挑战,我也希望把我的报告尽快的做完,然后我们进行下一项议题。

作为大学的教授,我们其实还没有做好教学的准备,没有人教我们如何去当教授。有些年轻的研究者最后也不是成为了非常成功的研究者。我一直在学习怎么样成为一个更好的研究者,怎么样成为一个更好的教授。我的女儿,她也是一直讲有很多教授其实是没有做好准备的。

大家有一些是很年轻的教授,也一些是想未来成为教授,有一些是行政人员在帮助我们的教授。我今天不会讲太多的理论,但是我主要是想跟大家来讲,大家想成为一个好的教育者好的教授,应该怎么做。那么第一个问题是,你是谁,你在你的职业中属于什么样的状况,你作为一个个人,你的观点是怎么样的,你的性格是怎么样的。我本人是被选为美国工业设计协会的前五十的成员,另外一个是Jay Doblin教授,他是全球,不管是在设计教育,以及设计领域方面,非常具有影响力的一位专家。我本人也是受到他很大的影响,特别是我在芝加哥从事教育的那段期间。

而且我本人也非常幸运,我是出生在纽约,先是在纽约东部的一些很多知名的学校有了很多经历,屏幕上是我所从事工作过的一些很好的学院,我感到非常的荣幸。辛教授,他刚才提过这两本书了,我不再讲了。去年我提到过关于改变的内容,设计的原则,有些是对的,有些是错的,在七十年代到八十年,我们开始在看在这一区域的一些不同的分类,在去年也给大家看过,我们是在一个充了各种变化的阶段,对我来说,就像这张图片所说的,我想找到我自己的设计中心,所以我们今天的挑战是说,去发现这样的一个设计宇宙一直在扩张。我们的面前有一个很大的图片,我们在看,一直在发生的各种的趋势,同时我们需要找到我们自己的中心。所以对于你们作为教育者,作为学生,作为管理者,你们需要去找到对你们来说最有意义的中心。

所以我是谁?我做了一些什么?我之前有学过生物,有学过历史,学过心理学,同时我也待在玛丽亚教会学院,我在那里是做一个志愿者,在医院当志愿者,然后发现病人的护理状况是非常不佳的,所以我觉得一定要做出一些改变。在那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把世界变得更好,但是我并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下来我是在Pratt学院学了3D图像的设计,而且我也在这里完成了我的一个论文,我现在做的一些事情也是从我这个论文作为起点的。

如果大家可以看到(Gary)的这样一些作品,在做建筑师以前他做过这样一些作品,看起来是非常不同的,而且是非常强有力的。这是一个很有组织的方式,让我跨越到一种新的领域,从新的方式去思考。这是我到一个基金会工作,然后我离开了纽约到了芝加哥,也带来了我的一个工具,我从Pratt学到的一个工具。我在这里开始了一些工程,我在那里是一个非常积极的老师,我教这些学生一些规则和一些原则。那我在当时都是非常尊崇这些规则,只有通过教学我才知道如何让学生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设计。这和我当时的本科的教育是完全不同的。这些项目也让我在视觉艺术方面有更多的心得。

后来我也开始做一些实验,我已经知道了教学的一些原则,已经完成了我的论文,我需要有新的方式,比如说去完成一些概念性的作品。我在(MIT),它其实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学院,可能在那里我没有办法做一些非常概念性的作用。所以我开始想每天我们所发生的事情,可以对它有不同的解读。比如你有一个钥匙,可以有多种方式去打开一个门。我今年做的一个最喜欢的作品就是拖延,每天只是在浪费时间,在做白日梦,这边是一个全国拖延协会,这也是用这样一个幽默的方式表达这样一个含义。这个图表也是表达拖延,我们把每天可能发生的事物用不同的方式去解读,而并非只是有一种想法,而是用不同的方式看待同一件事情。还有像这样上阶梯,也有不同的图像去表示。

我另外一个在开始做的事情是教设计的历史。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些图像,这些重要的设计史上的图片。在1800到1900这样一个期间,你可以看到这样的图像沟通的变化。我离开了芝加哥去了卡耐基梅隆,就像Jonathan Cagan教授所说的,我们在(MIT)的时候会想一个交叉学科的概念,但是只有在卡耐基梅隆我们才真正的去进行一个实践,这是我当时和工程系合作,当时很多人觉得我们可能是疯了,我们当时也没有钱没有资金,我从Jonathan Cagan那里学到说我们可以去要钱,通过不同的方式去集资。当人们觉得我们的工作有意义的时候才会去付钱,所以当你在做创新的时候,你必须让别人看到你的这样一个成效和利益。

我当时的一个期望就是说,当时那个学生会问我,我们这个课程的去向是哪里?我当时其实和学生之间是一种共同体,我们是互相合作的一种关系,而不仅仅是教授他们。所以在那里我才第二次去想一想课程设计这样一件事情,去重新定义设计,设计的意义是怎样的。

我当时也做了其他的基本的实验,我们用了这样的视觉的静物来做一个例子,可以看到它们每个物品的形状能够表达出什么不同的意义,什么才让一个产品与众不同。如果你看这样的一个电水壶,看它和其他产品之间最大的不同是怎么样,你也可以看到它的抽象的表达,这也是设计这个学科的一种新的视角。

这里是我们做出的一个改革,就是在设计的最早期来开始进行新的视角的思考。我们想怎样才能让团队成功,然后再去复制别的团队的成功,来进行课程的教授。在这样一个案例中,我们是和福特公司进行合作,为他们设计了一个车载的吸尘器。我们经常想,如何去做?我们要达到什么样的意义?我们应该去学习最好的实践。

每个人都在谈价值,但是没有人提出这样的一个价值的结构。所以我们在这里提出了一个价值的构架,人们可以能够理解目前的价值和以后的价值。我们选择的一些案例,来看一下不同的产业之间的成功之处是不是有重叠的部分。每个人都是在教学,所以你在实验室里教了些什么,你可以看一看这些基础教学的原则以及PhD的教学。你可以发现,设计的教学其实像在实验室一样,你需要进行不同的探索。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一个办公室的椅子应该是怎样的。

这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调查,你让学生如何理解历史。你可以让历史更加个人化,去描绘出他们自己家庭的历史,可以同他们的家庭成员去聊天,去做一些分析。这也是和心理学有关,就是让个人去分析自己的心理,这样一个世界的历史其实也反映在你自己的家庭中,如果你能理解你的家庭你的家族,也就可以理解整个历史。

我在卡耐基梅隆待了十四年,然后来到了辛辛那提大学设计学院。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设计学院之一,我们在那里进行一种合作式的教学,那时我开始去管理建筑设计艺术与规划学院的创新中心,我当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把它做好。我进行了一个研究,它大概是由六位组成。它有中心和外围这两部分,你可以看到设计研究和其他领域之间的关系,从外围的影响又会回到中心,所以我们拥有了一个新的空间去进行研究。我也将这样一个模型告诉学校,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我们的中心应该是怎样的。所以我去教这个设计学院的师生,过去的九年里我们也进行了一个项目,live well,我把卡耐基梅隆这样一个项目也扩展到了其他的领域,我们的师生和我共同形成一个新的体系,我也同不同的公司进行合作。这其实是一个以设计来驱动的工作的方式,我们大学本身的各个不同的学科都是合作,当时都是以设计作为驱动的。

我最喜欢谈的就是我们到底帮助过多少个学院,我们帮助很多学院找到它们自己的研究方向,而且我们参与的人数达到五百个以上的学生,有很多学生是来自中国的,都参与到这样一个live well的项目中去。之前我们也谈过,我们设计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很幸运,我所在的这个学校和美国最好的儿童医院有很好的合作,过去几年也做了很多的项目。我们发现我们所有的项目都先是从一个概念的评估做起的,用他们的一些方法论套用我们的理论,用设计去进行评估。我们参与了不同的项目,比如说向大众首先进行意识上的教育,然后还有网上有很多评估的流程,你可以上我们这个live well的这个网站上,有很多信息可以查阅。我们也帮助了医院的医生以及护士以及人们了解什么是白血病,白血病是一个血液类的恶性疾病,会对儿童的生命和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这样一个教育对于家长和学生,以及对儿童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对我来讲,这样一个意识以及知识方面的教育和宣传是至关重要的,可以调动美国的很多与医疗相关的人员对此疾病引起足够的重视。

还有一个项目是我们最近合作的项目,我当时谈到的,就是从shaker到maker,从shaker到创客,shaker就是美国七八十年代对早期设计概念产生非常重大影响的一个理论,当时它的美是存在于秩序当中,存在于实用当中的一种美,这就是当时我们的的shaker的理论。但是后面慢慢出现了创客这样一个新的理念。这里现实的是shaker在产品、室内设计和家具方面的演绎和表现,还有一个就是shaker的社区,是如何进行设计的。后面出来了maker,创客,这个就是创客的一些解读。全球有一个创客的网络,各个不同的角色的人之间是有非常紧密的联系,他们这样一个紧密联系可以创造出无限的机会。比如辛辛那提学生想做自己的一个项目,他们毕业之后想创业,他们就会形成这样一个组织的架构,允许不同级别不同角色的人之间进行非常有效的无痕的沟通,这就是创客的理念。其实全球范围之内,每一个角落和城市都有它自己的创客的社区。

这边还有一个是宝洁中的人,他就做了这样一个项目,把《星球大战》里面的很多角色应用到他们的创作当中去,他们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英雄的形象,每个英雄都有他自己的人生旅程。辛辛那提有很多的创客,其他的国家也有他们自己的创客,这些创客可以,有着共同的英雄梦想的创客可以进行共同的沟通。包括像上海、北京都会有这样一些创客,这样的一个形式可以很大程度上推动设计。

我们发现每一个创客都有自己的这样一个化学反应的特点,他们的化学反应的特点,本身特质是一样,但是反映出来的结果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创客,他们可以在中国卖他们设计出来的产品,这是(Justin Wang),他是学商业的学生,后来创业成为了创客。这是一位中国的工业设计师,他以前是做电子方面的设计,后来却参与到了家具的设计工作当中,成为一个家具设计师。这是平面设计师和发形设计师,他们一起开发了一个产品,让这个人的胡子可以变得更加的柔软,这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

他们成立的是一个新的公司,公司可以让留胡须的人的胡须进行美学的设计,现在的业务做得非常不错,是在辛辛那提的一个公司。还有这个年轻的女性是利用了她自己本民族的文化特点去创作了很多珠宝,珠宝的设计,都是反映了他们自己文化的特征和特点。

我们讲的这个创客的运动,它是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全球很多大的公司都在进行这方面的探索,我们学校也是和很多大型的公司包括和软件公司一起开发有创新意义的项目。

这个是我们一起完成的,这是报告的最后一部分,我们有一个大学的跨学科的团队,最早我们谈的是医疗领域,后来我们到了一起,我们发现医疗已经不能完全覆盖我们要做的工作了。我们将医疗慢慢拓展到了健康,又拓展到了幸福。我们首先问的是说,在一个社会上作为一个健康的个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在这个人的整个生命旅程中,健康是什么样的?我们发现健康已经不够了,幸福才是更加被人们所谈到的一个词。因为每个人对于健康的理解是不一样的,综合起来就是幸福的概念。另外一个跨学科的例子就是很多学科的学生,还有个人,PhD的学生,都联合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团队,这样一个团队有一些是来自商学院的,有一些是来自机械工程,有一些是来自传播,有一些来自营养学,或者是人类学的等等。不同学科的学生大家齐聚一堂,来研究在美国的这样一个大城市的环境之下,特别是在城市的中心生活的这些人,以及他们所生活的这个社区是如何对于个人的生活和健康来产生影响的。为什么一个社区的安全性将会对每个个人的健康和幸福产生巨大的影响。

我们这个项目已经基本上做完了,这个项目主要是为了解决在城市中心的社区的安全问题。(Cici Wang)是这个项目的牵头人。

解释一下,新近出现的一个词是服务设计,它补充了现有的大的设计板块。这是一个热恒定系统,用于家庭的温度控制。它用的是apple的方法来开发这样一个系统。这其实是一个中国的研究生,他跟我一起做的这个项目。这个系统有很多的接触点,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我们有很多的个人的接触点,比如你在家里面,有接触点可以控制你的室内温度,同时又可以跟个人的系统和家居的系统有机的联系起来结合起来。所以不仅仅是可以更加的省钱更加的环保,同时又可以考虑到个人的一些情感以及舒适方面的需求。

比如说我们看星巴克,它就是一个系统。你想买一杯咖啡,要怎么做呢?其实这个背后是有一个非常完善的系统,咖啡师给你做一杯咖啡,其实你是在接触到这个咖啡背后的整个的庞大系统。这样的无形系统是进行一个无形的连接,很多的大型国际公司都是这样运营的。设计师在这里面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我们的设计师在这里或者在那里,他有怎样的角色可以发挥?有哪些机会可以抓住?都是在不同的这些接触点中很好的联系起来的。

我现在来做一个总结,在座的各位有一些是教育家,有一些是教授,有一些是管理者,你首先要了解你的角色,你的身份是谁,看到你背后的价值是怎么样的,你要不断的进行发展变化和改变。我本人有幸从不同的背景之间不断的成长,接触到了很多新的人新的物,也帮助我本人不断的成长。除了自己不断的成长,我们还有很多的合作伙伴和我们一起成长。最重要的就是要敢于冒险,说起来非常容易,但做起来却不是很难。对于教育者,很多人是不愿意冒这个风险的。还有希望大家可以享受我们所做的事情,很多教职员工可能工作了十年,有一些时间其实对他的工作是没有享受感的,不管大家做的是什么,即使非常困难,也要享受自己所做的事情。比如我们在做研究在教学,都是应该放在一个综合性的这样一个教育大的理念之中,我们要彼此给予支持。

因为很多年轻的老师,他其实和学生也差不了很多,我不知道是我从学生学得多还是学生从我这里越得多,我觉得是五十五十对分的。学生可以教我们很多东西,我们教学生和学生教我们是同样重要的,这样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更好的成长。

这就是我今天想和各位分享的,非常感谢各位的聆听。


目标听众

· 有志于体验设计的设计师

· 产品经理及用户研究人员

· 企业管理者、创业者及投资者

· 设计爱好者和设计学生


关于[设计教育再设计]系列国际会议

该会议由无锡市人民政府、江南大学主办,江南大学设计学院、无锡市工业设计协会承办。国际体验设计协会IXDC等13家单位协办。共五届。

· 2012年:“范畴、方法、价值观”针对设计学科成为一级学科的背景,反思了设计学学科研究对象、实践方法和判断准则的定位问题;

· 2013年:“新领域、新问题、新对策”更多地从实践的角度探讨了设计思维在包括健康、服务设计、公共事务管理等诸多新兴领域的应用拓展,以及设计咨询服务自身的转型升级问题;

· 2014年:“哲学概念”明确地提出了哲学方法在理解设计领域复杂现象中可以发挥的抽象和理论构建作用。

· 2015年:“新现象基础:体验、策略、健康”围绕企业用户体验、战略策略、健康医疗等新兴共同话题或实践领域,用经验分享和学术抽象两种手段和现象学的方法,在探讨设计实践和设计教育新的理念和方法的同时,尝试将现象学的方法运用到实践升级和教育转型当中。

· 2016年:“精心设计的教育:经历、能力和理想”既是系列会议的收官之作,也是把会议从“设计教育”引向另一个主题的承上启下之作。

官网:http://rededu.jiangnan.edu.cn/

免费

0人打赏

讲师机构简介

Craig M. VOGEL

Craig M. VOGEL

辛辛那提大学

教授

辛辛那提大学教授、DAAP副院长,前美国工业设计协会主席 Professor, University of Cincinnati, USA/Past President of the Industrial

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前身为无锡轻工业学院造型系,始建于1960年。为中国现代设计教育办学历史最悠久的学院和全国最早成立设计艺术学科的高校之一,是中国现代设计教育的主要发源地、中国设计教育改革的先导和示范学院。
经过长期实践积累,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形成了优良的学术传统与平实求是的学风,注重艺术与科学的结合,追踪设计学科的国际前沿动态,注重跨学科的跨文化的教学研究与实践,建构起“交叉、融合”为鲜明特色的教学研究型的设计教育体系,形成以“工业设计”为核心、多个相关设计专业领域为支撑、鲜明特色的“大设计”教学和研究格局。培养了大批优秀设计人才和技术与学术骨干,为国家经济和文化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联系客服

故障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