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图虫十周年短片发布——请回答「我们为何摄影」

2019-12-16 15:01:32 阅读 28220 本文来源:美啊教育
分享至:

“摄影没有办法解决生命中什么重大的问题,但每当你装上一卷新的底片,或是看到一张拍立得显影,你又可以获得一张小小的、通向世界所有问题解答的邮票,并且再安然地度过又一天。”

——张皓然(《我们为何摄影》导演/摄影指导)


“我们为何摄影?”

——为了向世界提出问题,为了探讨我们自身的经验。

“我们为何摄影?” 

你的答案是什么?

图虫Open See这次以影像的方式发问,集合一支出色的主创团队,包括摄影指导张皓然(曾获台北电影节最佳摄影奖)、调色师唐强(代表作《路边野餐》《地球最后的夜晚》)、剪辑师刘剑南(曾多次与Apple合作广告),去到北京、厦门、泉州与台北,与十余位来自不同领域的摄影师一起,去光影中追逐,在浪涌中定格,找寻时光碎片中摄影的意义。


▼图虫十周年概念短片「我们为何摄影」

建议全屏观看


短片旁白  

摄影是什么?我们又因何而摄影?

以光作笔,摄影留存时间。

以镜头为眼,照相机得以观察世界。

以照片为证,影像让我们抵抗遗忘。


无论是为了微不足道的感动,生命留下的痕迹。

为了好奇、思考和探索,看清这时代的浪涌。

为了那些轰轰烈烈逝去的时日

以及那张值得交付人生的面孔。

为了更了解自己,还有将记忆保存下来的执着。

哪怕摄影同时也是矛盾的:

它向往真实却无法代替真实;

定格瞬间,也终结了时间。

我们也仍然与这矛盾的魅力相拥,一次次按下快门。


摄影是开放的观看,

也是光与时间的容器,

无论是多么平常的事物,

在被拍摄的一瞬间,

也会爆发出存在的光芒。


What is photography? Why we photograph?

Using the light as the pencil, photography is a collection of time.

Looking through the lens as a mechanical eye, the camera helps us observe the world.

As the evidence of “there-has-been”, the photographic image lets us fight agains to blivion.


No matter it is for the most trivial episodes that subtly touched our heart,

for the traces left by living creatures,

for curiosity, contemplation and explorations,

and the pursuit of the Vogue of our time,

for those elapsed, old days when we were still young,

and that face of whom we spent our whole life to love,

for understanding ourselves more thoroughly,

or the pain staking attempts to preserve our memory.

It is true that photography is also ambivalent:

It seeks for truth but can never become it; it freezes the moment yet stops the flow of time.

But we still choose to embrace such an ambivalence, pushing the shutter over and over again.


Photography is the Open See,

and the container of light and time.

Once photographed,

even the most ordinary thing,

will spark the radiant of its existence.


20191216145226710.png

△ 出镜摄影师:朱岚清

“我不喜欢拍摄奇观,我更愿意认真观察。”青年艺术家朱岚清这样描述她的创作实践。在她看来,我们身处的地方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成长。

她将镜头对准她生长于海边的故乡,那些充满行迹、人事、经验却又总被忽视的角落。

她摄影,是为了留住那些她在乎,却正在逝去的画面。


20191216145332653.png

△ 出镜摄影师:张博原

对于一些即将消失的东西,我总会有一种想要守护它的感觉。”张博原这样描述他对于“相片”的感情。

他相信一张相片就是一个故事,有着电子存储设备无法代替的厚度。

他在镜头中看到周遭,也看到了自己。他摄影,是为了讲述那些与自己有关的故事。


20191216145359494.png

△ 出镜摄影师:阿梅&亚三

“城市变化太快了,很多东西都被无声的抛弃。我们希望能根植本土文化又保持自我,把那些快要消失的美好和这个时代联系起来。”阿梅和亚三这样说道。

在泉州承天巷的角落里,与古厝为邻、与巷子作伴,冲煮咖啡、筹办展览。这对情侣一同扎入老泉州的市井生活,让它变得鲜活丰富起来。

他们摄影,是为了定格爱人的面庞。爱,就是无数个想要记录日常爱意的瞬间。

————————————

一种情绪、一种姿态、一个瞬间、一方空间…

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刻,猝然地从流动的时空中被抽离出来,成为可观的影像,在观者眼中不断产生新的意义。

在这个短片中,我们还原了摄影师快门之外的多个瞬间:或是印记爱人的面孔,或是探索生活的可能,或是创造瞬间的光芒。

每一张照片都裹藏了特有的寓意,每一次快门也反射了唯一的斑斓。

摄影是开放的观看,也是光与时间的容器。

无论是多么平常的事物,在被拍摄的一瞬间,也会爆发出存在的光芒。


创作者说 

20191216145601319.png

联合导演/摄影指导 | 张皓然(中国台湾)

电影摄影师 / 广告导演。电影摄影代表作《大饿》,纪录片代表作《男人与他的海》《未央歌》等,曾以《如歌的行板》获得台北电影节最佳摄影。合作品牌包括云门舞集、luxgen、凤凰网、优酷等。

“我们为何摄影?”——图虫找我聊这支片子时,杜老师丢出了这样的命题。和杜扬的相识在十多年前的平面摄影网站上,而今终于以一个广告导演/摄影师的身份合作,微妙而温暖。

我开始回想我和「摄影」的几个重要片刻:如何从父亲那里偶然拿到那台机械相机,如何在大学时用16mm的胶卷纪录青春,又如何在几十年后开始我的电影摄影生涯。父亲总是神秘地从塑胶袋里(他不信任防潮箱,喜欢把他的相机收在塑胶袋里)拿出他小心呵护的单眼相机,为年幼的我和弟弟拍照。那台AE-1便成了我的启蒙老师。直到大学我选择了电影系,发条式16mm Bolex摄影机的声音陪伴了寂寞年少的我。

我们所处的年代不晚不早,恰好经历了胶卷的荣光、没落,又再度地复兴。胶卷是有机的,彷彿有生命。不规则排列的银盐,等待一次被光洗礼,然后幻化成深浅不同的样子。摄影是时间的结晶,它等待被光穿透。

我发现喜欢摄影的人大都喜欢美酒、咖啡、老物件、机械、音乐。这些事件都有时间的参与,往往都因为时间更圆融美丽。有些人拍景致,有些人拍动物,我则关心「人」这个命题。身为一个电影摄影师,每一帧我经手的画面之中,我都企图寻找这个故事和自己的关系,和世界的关系,有没有可能透过这个小小的观景窗来整理?

这个片子我试著找到各种微小的连结,希望这个小小的仪式可以带着我往时间的不同方向移动。拿起一个古老的盒子,或许是大画幅,或许是随身机,和一位爱人一起郊游。摄影没有办法解决生命中什么重大的问题,但每当你装上一支新的底片,或是看到一张拍立得显影,你又可以获得一张小小的、通向世界所有问题解答的邮票,并且再安然地度过又一天。

20191216145647564.png

联合导演/制片 | 杜扬

青年摄影师,作品及自出版摄影书曾多次参与国内外群展,曾于北京及名古屋举办个人摄影展。

“我们为何摄影?”

为了记录日出与日落,为了理解我们生活的世界。

大多数的摄影需要与世界发生联系。摄影是日记,让我们回想起一些早已遗忘的事。味道,空气,氛围,往日的情景会在忽然间甦醒。

从电影学院毕业之后,我似乎一直没有认真拍过视频,以至于在这次的片场,我常恍惚想起当年拍毕业作业的时刻。

今年是摄影社区「图虫」创立的第十年,作为它最初的用户以及现在的品牌负责人,拍摄这个短片于我而言,与其说是完成一个任务,更像是完成一个心愿——它让我有机会去找到那些有才华的朋友,共同塑造与打磨一个作品。

“我们为何摄影?”以我现阶段有限的经验,能给出的答案大概是“为了认识自己”。每一次快门都是对世界做的一个选择,每一张照片都是内心的一面潜影。我们用“摄影”凝视自身深处幽微的部分,同时感受一份静默而有力的回应。

20191216145717243.png

剪辑 | 刘剑南

曾于韩国进修学习戏剧导演专业,曾与Apple、ZuZu、LG等多家国际知名品牌合作广告拍摄。

其实,我现在所从事的工作,一切都源于“摄影”。从初中开始,我就用卡片相机拍摄身边的人和物,大学最初念的也是“图片摄影”专业,后来到韩国学习戏剧导演。所以今年当图虫联系我的时候,我很感动,也很激动。剪辑的时候没有想太多,主要是在音乐的挑选上多花了一些时间(如果是自己做剪辑,我会对音乐很苛刻,因为我觉得音乐是剪好一个短片的基础)。

这次的短片是关于“摄影”的概念创意短片,所以在剪辑的过程中,我是完全把自己打开的,没有特别地去想结构和逻辑。记忆最深的是第一次和图虫的小伙伴们在一起看素材,我们对每段影像的光影、构图有相似的看法和想法。在与导演沟通后,我更加确定了以情绪和画面为主的剪辑方式。在画面的组合上,为了呼应影片「我们为何摄影」的主题,我用了一些看似“并不相关”的组合去做一些辩证的设计。我觉得与一群想法契合的伙伴去做一件发自真心热爱的事,就不会做不好。

谢谢图虫,谢谢给我鼓励的每一个小伙伴。「我们为何摄影」让我多了一份很珍贵很美好的记忆。

20191216145739458.png

英文旁白写作/朗读者 | 杨云鬯

(图虫ID:Shone)

作为摄影的研究者,「我们为何摄影」对于我来说不仅是个命题作文,更是每天都要思考的一个问题。在这个问题里,重要的不仅仅是定义摄影,更暗含了一个子问题:“我们”是谁?

在图虫,“我们”是持照相机的人、讲故事的人;是记录者、表达者。

摄影让普通的“我们”不再甘于平庸,也让“我们”找到彼此,找到自己。图虫是汇聚了“我们”的存在,它是“我们”的“数字乡愁”。


拍摄花絮 


制作团队:

联合导演:杜扬 张皓然

摄影指导:张皓然

摄影:张皓然(福建、台北部分)谭景斌(北京部分)王焱(美国部分)

摄影助理:刘懿葶 李一鸣

剪辑导演:刘剑南

调色:唐强

英文旁白撰写/朗读:杨云鬯

中文旁白撰写:杨云鬯 杜扬 高媛

制片:杜扬 王雅绮 马路玉 甄文妮 丁彦心

剧务:王一然 孔悦琳

剧照:甄文妮 杜扬 马路玉 刘懿葶 王一然

部分视频素材:画英雄

出镜摄影师:朱岚清 张博原 阿梅 亚三 丁亦钒  杨芷涵 刘懿葶 窦霄 陈逸凡 田铮 杜扬 甄文妮 丁彦心 孔悦琳 张皓然

其他出镜演员:崔昕怡 向文君 梁潇月


鸣谢

赤子空间&巴浪鱼咖啡馆(泉州)

Bathroom Store(厦门)

多抓鱼二手书店(北京)

画英雄(杭州)


责任编辑:IXDC

认可我的创作,就鼓励一下吧

0人打赏
分享至:

联系客服

故障反馈